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教学研究
顾明远:中国教育问题的九大病源
发表时间: 2016-09-22 15:30:09 点击次数: 1216
 


    有一次我与朋友吃饭,席间一位女士说,她的孩子原在北京市某稍有名气的小学上学,但是发现学校对孩子管得太多,这也不让做,那也不许干,觉得这样下去孩子无法发展,只好转到一所国际学校去了。现在为了规避上述那样管束学生和考试制度,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年幼的学生选择出国学习。

据统计,留学生人数多年来连续增长,2015 年达52.37 万人。还有一部分家长不满于现行的教育制度,干脆不让孩子上学校,在家里教孩子读书。更有甚者,湖北一些家长联合起来,把孩子带到穷乡僻壤办起联合家庭学校来。

我们的教育怎么啦?

家长对我国教育失去信心了吗?现在教育竞争已到白热化。社会上补习学校如林,各种培训班如麻。小学生,甚至幼儿园孩子都要送到培训班学习。20世纪90年代我在日本住了几个月,发现街上挂着许多“塾”的牌子,觉得很奇怪。后来日本教师告诉我,这些“塾”都是补习班。日本70% 的中小学生都在周日上“塾”补习功课,以便应付考试。所以日本学者称日本教育为“考试地狱”。

谁知道回国以后,我发现我国的教育也成了“考试地狱”,也到处是培训班。能不能不让孩子进培训班?不能!家长说:“别人家的孩子都上培训班,我的孩子不上,不就输在起跑线上?!”我遇到一位部领导,他坚持不让他的孙子上培训班、补习班,但到了上高二, 一摸底考试,不行了,顶不住了,不上补习班,将来考不上大学了,只好赶紧把孩子送去补习。

我们的教育应该怎么办?我们呼吁减轻学生负担。有人说,这是瞎放空炮,负担怎么减轻得了?教育行政部门硬规定,少留家庭作业。家长不答应,家长增加学生的作业负担。规定说取消奥数班,结果又来一个数学提高班、兴趣班。名称换了,内容没有变。大家都说高考是指挥棒,但谁都不敢把这根指挥棒扔掉。

我有一次在一所大学演讲,批评“应试教育”,一个大学生站起来说:“我们就是靠‘应试教育’考上了大学,没有‘应试教育’,我们不一定能上得了大学。”高考要改革,也正在不断地改革。但总是有人质疑,考试门类减少了能选拔人才吗?英语社会等级考试能公平吗?高考文理不分科,怎么照顾学生的差异和爱好啊?学生学业综合评价能公正吗?高校自主招生能公平、透明吗?一大堆疑问困扰着家长、教师和校长。

中国教育路在何方?新中国建立以来,我国教育有了很大发展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这是毫无疑问的,是谁也抹杀不了的。但现在社会上又对现行的教育制度不满意。如何破解这个难题,是大家都在思考的问题。

(以上节选自《中国教育路在何方:顾明远教育漫谈》前言)  Part2中国教育问题的九大病源

新中国成立以来,我国教育有了很大发展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这是毫无疑问的,是谁也抹杀不了的。但现在社会上又对现行的教育制度不满意。如何破解这个难题,是大家都在思考的问题。

教育是社会流动的主要途径,是人们向上流动的最重要的渠道。但是社会分配不公,就业困难,贫富差距过大,城乡二元结构尚未消除,这是教育出现问题的最主要的根源。要说教育的病理,这是最主要的病理所在。下面我们来说说其他的病源。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文化传统影响着教育

 

中国文化传统源远流长。孔子提倡“学而优则仕”,提倡教育,任用贤才,起到了进步作用。科举制度摒弃了世袭制和用人唯亲的弊端,它激励庶民百姓通过学习,进入仕途,促进了社会流动,相对公平,同时又鼓励读书,尊重知识,促进了社会文化建设,是社会的进步。但是,“学而优则仕”明显存在功利主义思想,所谓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。

科举制度对中国社会的最大影响还制造了学历主义的价值观。这种功利主义、学历主义价值观一直影响到今天。我们的家长认为自己的子女读了书就要当干部,当白领。西方社会则没有这种思想观念。比如,德国的孩子在上完四年基础教育后就开始分流了,根据能力和成绩分别升入主要学校、实科学校、文科中学。美国则大多是综合中学,设学术课程和职业课程,由学生自己选择,毕业以后也是有不同的出路。 

 

重学术轻技术的传统思想

重学术轻技术的思想是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培养“君子”的教育目标相一致的。君子是具有高深学问的人,是劳心者而不是劳力者,是不从事体力劳动的。技术掌握在劳动人民的手里,但君子认为这是雕虫小技,不屑一顾。以儒家学说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只重视伦理道德,不重视科学技术。

我们常常从出土文物中看到,我国古代已有很高的冶炼技术、制陶瓷的技术,哀叹怎么后来都失传了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学校教育不传授这些技术,并且蔑视技术。知识分子不去总结这些技术,一旦掌握技术的工匠过世,其技术也就终结,不能流传于后世。近代科学没能在中国产生,不能不说与这种轻视技术的传统思想和传统教育制度有关。 

攀比文化助长了教育竞争

攀比是教育竞争的推手,所谓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。但是“起跑线”在哪里?每个孩子的“起跑线”是一样的吗?现在许多家长把“起跑线”设到幼儿园,甚至更早。但是儿童成长是有规律的,而且有一定的阶段性。超越儿童发展的阶段性,不仅不能促进儿童的成长,反而会损害他的成长。

要知道,每个儿童的“起跑线”是不同的。刘翔和姚明的“起跑线”能一样吗?都是运动员尚且如此,不同的专业的“起跑线”更是不同。家长要找准孩子的“起跑线”,就要了解孩子的优势和劣势,扬长避短,不要与别的家庭攀比。 

 

社会用人制度的学历主义

社会用人制度对于教育有着重要的导向作用。目前,我国劳动就业市场竞争十分激烈,用人单位不是考查应聘人的能力,而是看他的学历。因此,学历、名校往往被作为用人单位衡量个人基本素质和能力的最重要的指标。许多单位有的工作本来很平常,但招聘的时候提高学历,要求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研究生。更有甚者,不仅要求高学历,而且要“查三代”,审查你的本科是在哪类学校毕业的。“211”学校、“985”学校的毕业生就占了极大的优势。劳动力市场上的学历歧视、性别歧视、身体歧视比比皆是,这种社会用人制度极大地刺激了升学、升名牌大学的竞争,恶化了教育环境。

 

评价考试制度的指挥棒

评价考试制度是评价人才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。恢复高考为我国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但实施30多年来,它的缺点和弊端也逐渐显现出来。考试作为选拔人才的手段,具有公正性、公开性的特点,但它的缺陷也是明显的。

首先,一次考试很难考出学生的真实水平,“一考定终身”使得一些真正有才能的学生,可能因为一次失误而遗恨终生;其次,它对教育起到制约作用,容易束缚学生的思想,把他们的学习束缚在应对考试的轨道上;最后,由于我国地区发展差异很大,采取全国统一考试的办法,而各省录取的分数线又不同,易造成地区间的不公平。随着考试竞争愈演愈烈,“应试教育”应运而生。

 

升学率成了地方政府的政绩工程

各地政府都把升学率作为自己的政绩,不少地方政府把考试成绩、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和教师的标准。有的重点学校高考成绩不如往年,校长立马就会调离岗位。“应试教育”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。

另外,大家可以统计一下,全国两千多个县市,有多少教育局长是教师出身的?当然不是说,不是教师出身的就不能当教育局长,问题是他热爱不热爱教育,是不是努力学习教育规律,是不是尊重教师。可以说,不少教育局长是在做官,不是在做教育,有时还对教育瞎指挥。如此,教育领域出现诸多问题就不足为奇了。

社会诚信的缺失影响教育改革

有人说,“文革”十年贻误了一代人,少培养了几百万专门人才。其实何止一代人。从思想品德、心理状态来讲,“文革”的影响几代人都难以消失。社会诚信的缺失就是“文革”最严重的后遗症。“文革”以后经过拨乱反正,思想解放了,人际关系宽松了,但人们至今心有余悸。再加上市场经济带来的功利主义,造假制假成风,社会诚信缺失。这种社会风气严重地影响着教育工作。

社会诚信缺失的危害之深是难以估量的,再加上中国是1个人情社会,人们讲人情,讲互相照应,使得教育改革特别是评价考试制度的改革步履艰难。国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,但搬到中国就行不通。

教育培训机构与教辅材料的推波助澜

教育的竞争导致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和教育辅导材料、学习辅导材料乱象丛生。不少不法商贩看准了教育领域内的商机,知道家长不惜为孩子花钱,办起各种培训班、辅导班。家长也趋之若鹜,辅导材料买得越多越好,越全越好,恨不得把天下所有习题都让孩子做一遍,生怕遗漏了什么。结果苦了孩子,整天埋头于作业之中。

可见,教育的病理不在教育,“应试教育”是社会逼出来的。教育的生态环境过于恶劣,教育难以作为。现在大家垢病教育,是教育本身不好吗?是广大教育工作者不努力吗?要改善中国的教育,就要给教育提供良好的生长土壤、优越的生态环境。 

an>
相关新闻